从2019年苹果全球200大供应商看全球电子产业链变化

摘要
2019年3月7日,苹果公布了其全球200大供应商的2019年版。按照该供应商报告的描述,这200大供应商占了苹果公司2018年全球原材料,制造和组装采购金额的98%。对照着2019和2018年苹果的两份报告,媒体把苹果200个供应商的全球800多家工厂全部进行了整理,并且比较了2018年和2019年有什么不同,得出各国供应商的变化情况及各国工厂的变化情况。

 

01


先来看下苹果2019年全球200大供应商势力的变化。

2019年全球200大供应商中,来自中国台湾的供应商数量依然最多,为46家,排在全球第一位;

来自美国的供应商数量为40家,排在全球第二位;

来自中国大陆的有30家+中国香港的有10家,合计40家公司,在2019年首度超过日本,和美国一起并列全球第二位,占到了苹果全球供应商数量的20%。

来自日本的供应商数量为39家,排在全球第三位;来自韩国的供应商有14家,排在全球第四位。

可以看到,中国(包括香港)+中国台湾+美国+日本+韩国就有179家供应商,其他所有国家加起来的供应商数量只有21家,所以苹果供应链其实是高度集中在5个经济体的。如果单看东亚的话,中日韩台的苹果供应商数量占了全球的69.5%。

剩余的21家供应商分布为:德国6家;新加坡和荷兰都是3家;芬兰和奥地利都是2家;比利时,沙特,瑞士,加拿大,英国各1家。

02

与2018年比较,发生了什么变化?

2019年有25家供应商新入围,相应的有25家供应商被淘汰。

下图是25家新入围的公司名单:5家来自中国香港,4家来自中国大陆,总共9家新入围公司数量排名第一;美国新入围公司排第二5家;然后是韩国,中国台湾和日本都是新增3家,荷兰和加拿大各1家。非常显然中国是其中的赢家,中国大陆+香港新入围公司数量达到了9家。

 落选的25家供应商中,台湾有8家供应商落选,日本也有8家落选,落选数量并列排在第一;美国有5家出局,中国香港有2家(华彩印刷,英诚实业)出局;中国大陆只有1家企业落选,那就是深圳恒铭达;另外还有1家英国公司出局。

 
因此总的来说,在2019年全球200大供应商里面,中国大陆公司数量增加了3家+中国香港公司数量增加了3家;合计达到了6家。中国公司总数从2018年的34家增加到了2019年的40家,而同时日本供应商数量从2018年的44家减少到了2019年的39家,导致中日上游供应商数量历史上首次发生了逆转,中国以40家的数量超过了日本的39家。

另外除了中国,第二个赢家是韩国,其入围公司数量从2018年的11家增加到了2019年的14家,增加了3家;荷兰和加拿大各增加了1家;美国公司数量不变。

淘汰的供应商中三个地区的供应商数量减少了,主要是台湾和日本。台湾公司数量减少了5家;日本公司数量减少了5家;英国公司数量减少了1家。具体见下表。

 
总的来说,在上游的电子产业链,中韩崛起尤其是中国公司崛起的势头和趋势并没有改变,而对应的是失去了本土强势消费电子品牌的日本和台湾,其上游电子产业链进一步走向衰落。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就已经在200大供应商榜单上的中国公司,他们中相当大一部分实现了给苹果供货工厂数量的增加。科森科技的工厂数量增加了一家,其2018年入围的2家位于江苏昆山和江苏东台的工厂,2019年在江苏昆山又增加了一家工厂。

欧菲光工厂由2家变成了4家,3家在江西南昌,1家在广州市,增加的2家工厂都位于南昌。欧菲光是做摄像头模组,指纹识别模组和ipad的触控面板。

深圳富诚达的工厂由1家变成了2家,增加了东莞工厂,还有一家工厂在深圳。

信维通信给苹果供货的工厂数量由2家增加为4家(深圳2家,北京1家,广州1家),增加的2家工厂分别位于深圳和广州。

东山精密的工厂数量由4家增加到了5家(1家在江苏盐城,4家在江苏苏州),增加了1家位于江苏盐城的工厂等。另外是我国长电科技公司,这是做半导体封装的企业,总体技术含量较高。

03

下面来看下苹果200大供应商的全球工厂布局变化情况。

为什么要整理工厂所在地的变化情况,是因为中美贸易战2018年3月爆发以来,出现了一些新闻和担忧,就是苹果的供应链会不会因此而外迁。已经出现的新闻就有:

有台湾公司把工厂的产能和产量回迁到台湾本岛,而且大批台湾企业都表达了应对中美贸易战可能的威胁,进行分散产能规避的情况。台湾方面显然也看到了这个机遇,例如2019年3月5日,台湾行政院政务委员就说,回台设厂的就包括智邦、广达在内等10余家,投资金额累计有300亿元,当然注意这些厂不一定是苹果供应链。

中国大陆公司去越南设厂,最为典型的新闻就是根据《日本经济新闻》2018年10月13日取得的资讯,中国大陆组装苹果无线耳机AirPods的歌尔声学(GoerTek)打算把AirPods产线移至越南。中国歌尔声学公司已成为第1家证实计划把产线移出中国的苹果主要设备供应商。

富士康在越南和印度设厂,开始生产iphone。


以上的新闻连起来看,会让人不免对中国的产业链外移产生一些担忧。虽然从全球电子品牌整体格局来看,中系电子品牌份额在迅速上升,也就是说“即使苹果供应链开始出现了撤出中国的迹象,但是也能通过中国系品牌的崛起带动本土供应链发展而得到弥补”。

因为中国的电子供应链企业,天然的在中国系品牌的供应体系中占有更高的份额,反过来说,中国品牌更喜欢从中国本土供应商和本土工厂进行采购,这也是世界各国共有的情况。

但是即使如此,在研究全球电子产业链格局的时候,作为全球第一大电子品牌的苹果公司供应链,仍然是研究价值最高的,来看下,苹果的供应链是否真的在撤出中国。

先看工厂的部分,工厂是制造的中心,从工厂分布情况,也可以看出产业链的转移情况。

一、在过去的一年,苹果供应链中国工厂数量和占比均增加明显。

尽管有中美贸易战的因素,但是苹果200大供应商的中国工厂数量比例反而增加了。2018年全球778家工厂,356家在中国大陆,比例为45.76%;2019年全球807家工厂,383家在中国大陆,比例为47.46%。

中国大陆的工厂不管是数量,还是比例都得到了提高。也可以注意到,全球工厂数量增加29家,而中国大陆工厂数量增加了27家,可以看出中国制造势力的不断扩大,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虽然有来自中国大陆以外的供应商,增加了在中国大陆的工厂数量,但是中国大陆的苹果供应商工厂增加,更多的是因为中国大陆和香港本土的入围供应商数量增加了,从2018年的34家增加到了40家。

另外就是,在2018年本来就已经入围了200大供应商的中国公司,其入选可供货工厂的数量也增加了,这个上文已经提到。另外就是部分已经“工厂大陆化”的台企也入围了200大供应商,导致了大陆工厂数量增加。

例如中国台湾新入选了一家复扬电子,从事FPC的制造,该公司入选的一家工厂位于江苏苏州。

同样新入选的来自中国台湾的金箭印刷,从事印刷印务,三家工厂都在中国大陆昆山。

台湾光宝科技全球入选工厂数量由7家变成了10家,增加的3家工厂全部位于中国大陆。总共有9家大陆工厂+1家台湾工厂。这九家大陆工厂在惠州,广州,无锡,天津,东莞,上海松江。

当然也有公司关闭了在中国大陆的工厂,最为典型的就是日东电工,2019年日东电工工厂全球入选苹果供应链数量由7家变成了6家,位于苏州的日东电工关闭了(确切的说偏光膜部门解散,其他部门还在),日东电工在中国入选苹果名录的工厂还剩下深圳厂1家。

另外值得注意是鸿海的工厂分布变化。2019年鸿海在中国大陆新增加了5家入围苹果供应商的工厂,而看2018年的榜单鸿海在中国共计只有24家工厂入围,分别位于上海松江,深圳(龙华,观澜,福田保税区),山西太原,四川成都,广东中山,山西晋城,河北廊坊,河南鹤壁,河南济源,河南郑州,广东佛山,江苏昆山,浙江嘉善,,河南开封,位于四川,山西,广东,浙江,江苏,上海,河北,河南8个省的14个城市。2019年鸿海在中国大陆的入选工厂变成了29家,城市增加了江苏淮安,湖北武汉。

二、日本本土的供应商工厂数量减少。

从2018年的139家减少了2019年的128家,这些工厂为什么减少了呢?当然首先还是因为日本本土的供应商数量由44家减少到了39家,直接导致了工厂的减少。另外就是部分日本供应商也缩减了在日本本土的工厂数量。

当然,也有在日本的工厂数量增加的公司,但是基本是日本的本土供应商。

日本旭硝子2019年增加了一家工厂入围,位于日本千叶县,另外两家厂位于兵库和福岛。

住友电气2019年的入围工厂数量增加了2家,一家在韩国,一家在日本青森县。

给力的是日本村田制作所,该公司2019年入围日本工厂数量由13家增长到16家,对比下该公司目前在日本海外给苹果供货的工厂数量为7家(马来西亚1家,越南工厂数量由2018年的4家减少到2家。中国大陆工厂还是4家,2家在江苏无锡,1家在深圳,1家在珠海)。

当然总的来说,虽然部分日本供应商在日本本土入选工厂数量增加,但是由于日本入选供应商数量减少,在日本四岛上给苹果供货的主力工厂数量呈现减少的态势。

由于苹果公司是日本几乎所有电子产业链公司的全球最大客户,日本本土入选苹果供应链的工厂数量减少,这对日本本土的制造工人和工程师们来说,并不是好消息。

日本在终端品牌溃败之后,其上游的电子零部件产业优势也在逐渐消退,目前看来这个趋势很难扭转。

三、台湾的工厂数量出现了小幅增加。

具体的说从2018年的53家增加到了2019年的56家。为什么台湾供应商数量,从2018年的51家减少到了2019年的46家,但是在台湾本岛的入选工厂数量反而出现了增加?

主要是贸易战导致的台湾企业出现了小幅度的产能回迁以保证对苹果出口,毕竟苹果是台湾电子产业链的最大客户。

不管是日本还是台湾,由于其消费电子品牌全球份额大大消退,导致其电子产业链的最大客户都是苹果,因此苹果对台湾产业链至关重要,也无怪乎台湾企业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纷纷考虑在台湾布局产能规避风险。

部分台湾公司在中美贸易形势不明朗的情况下,采取了转移部分产能到台湾本岛的措施。但是总体来说,这种转移规模并不大,从入围工厂仅仅从53家增加到56家就可以看出来。毕竟大陆本土的终端品牌全球份额上升明显,苹果对台湾供应链的重要性在呈现下降趋势。

四、韩国的工厂数量出现增加。

从35个增加到41个,应该说韩国的工厂数量增加还是不错的,这跟入围的韩国供应商数量从11家增加到14家有关系;另外就是美国本土的入围工厂从57个增加到62个。

五、印度和越南的制造业转移威胁?

越南入围工厂数量从20家减少为18家;虽然工厂数量减少,但是在越南设厂的苹果供应商却更多了,2018年有14家公司,2019年增加了一家中国的立讯精密在越南有工厂入选了苹果供应商名录,总数变成了15家。

15家公司有3家美国公司,6家日本公司,2家韩国公司,3家中国大陆公司(立讯精密,歌尔声学,深圳裕同包装)和1家台湾公司(鸿海)。

 另外就是印度的入围工厂数量从5家增加到了8家,选择在印度工厂给苹果供货的公司数量从4家变成了7家。

2018年印度入围的这5家工厂来自于4家公司,分别是台湾纬创资通,深圳裕同包装,芬兰赛尔康,美国伟创力。

2019年印度入围的8家工厂来自7家公司,分别是加拿大丝艾标识,美国伟创力,台湾鸿海精密,芬兰赛尔康,深圳裕同包装,深圳欣旺达,台湾纬创资通。可以发现,新增加的3家公司1家来自加拿大,1家来自台湾(鸿海),1家来自深圳(欣旺达)。

 因此我国制造业产业链,确切的说是苹果的产业链向越南和印度转移,现在只是有一点苗头,还看不到很强的势能。另外就是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公司是投资越南和印度的主要势力之一。

*内容摘自PCB行业融合新媒体

索取免费门票 <  

参观咨询: 参展咨询:
司冉超女士   李翔先生
电话:+86 10 5763 1828 电话:+86 21 2231 7018
电子邮件:sara.si@reedexpo.com.cn 电子邮件:info@reedkuozhan.com

 

0

2019年

6月

点击此处添加到您的日程表

中国·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

6月26日 09:00-16:30
6月27日 09:00-16:30
6月28日 09:00-16:00

展位预订联系电话

+86-21-2231 7018

咨询热线

国内观众

+86-10-5763 1828

国际观众

+86 21 2231 7220

参展商精选推荐

nepcon south china
nepcon south china

我们使用cookies来运作该网站, 并改进其可用性。 关于我们使用的cookies、 如何使用和您如何管理它们的详细信息可通过阅读隐私声明获取。 请注意使用本网站意味着您同意使用cookies.